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身 >> 正文

要父母3万8出唱片被骗不怕捆绑柳岩他说自

2019-03-26 04:47:55

《缝纫机乐队》是大鹏的第二部电影作品,距离第一部《煎饼侠》已经经历过了两年的时光。之前在《父子雄兵》上映的时候,猫眼电影曾问过大鹏

《缝纫机乐队》是大鹏的第二部电影作品,距离第一部《煎饼侠》已经经历过了两年的时光。之前在《父子雄兵》上映的时候,猫眼电影曾问过大鹏,这两年都在做什么,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合作了大量的优秀的导演,在跟他们学习”。采访中大鹏告诉我们,第一个加入进来的演员小希希确认参演的时候是6岁,而现在她已经8岁了。大鹏这两年已经合作过许多优秀的导演和演员,而他的《缝纫机乐队》一直在缓慢的发酵着。

《缝纫机乐队》是一个小镇青年的摇滚梦想,大鹏甚至把故事发生的舞台搬到了自己的家乡集安。大鹏说自己小的时候特别爱听摇滚乐队,黑豹、唐朝、beyond这些摇滚老炮儿的歌都听过。而且还自己组了个乐队,叫“及格乐队”。虽然在当时大鹏是里边年纪最小的一个,但秉着对摇滚的热爱,他也是乐队里干活最多的一个。

“那些出主意的工作都交给我,排练哪些歌到哪一个地方去演出,甚至我自己画我们自己的演出的传单还有演出的门票。在那个年代拿着传单到路上去发给路人是我们散播演出消息的唯一途径。”

在乐队里,大鹏是主唱兼吉他手,他说及格乐队当时唱的歌就两种,一种是自己写的,一种就是beyond的。

为了实现自己的音乐梦想,大鹏甚至遭遇过被人以出唱片的名义骗过钱,不仅自己被骗光了积蓄,还跟父母借了3万8,问大鹏怎么挺过来的,大鹏说:尽可能活呗。

不过这个梦想并没有持续多久,大鹏之后就去忙别的去了。现在有机会当导演,就把自己那时候的想法都投入到了电影中。在大鹏看来,摇滚的魅力不是特立独行也不是特意去批判些什么,而是可以让大家都平等的享受到音乐带来的快乐。

“不一定所有的梦想都要实现,其实梦想有的时候它在那儿,那个念想。”

当问到会不会以后发唱片,大鹏表示应该不会了,“我不是一个特别成功的歌手。”现在的他,更愿意在自己的电影作品中尝试用音乐表达而不去“糟蹋”别人的东西。

从《煎饼侠》到《缝纫机乐队》,大鹏每一部作品的人物出道之后的名字都与父母有关:家里是做煎饼的、妈妈是踩缝纫机的。大鹏说一个人的出身是没得选的,和父母的关系牵绊一生。在人生不断修正的过程中,父母的支持与否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现在,大鹏也成为了一个父亲。对于为人父母这点,他说“我都觉得没有任何一个父母不是真正为了自己孩子考虑的,只不过他的方式不同而已。而这种方式是不是被孩子理解那又是孩子的问题。所以我觉得我非常理解父母做出的每一个选择。”

或许是身出草根带来的创作灵感,不管是作演员还是作导演,大鹏的作品总是聚焦在一些市井小人物的身上。但大鹏本人表示自己的创作并不需要灵感,而且他认定需要灵感的创作无法持久。

想拍《缝纫机乐队》也是因为大鹏有天在美国看到了别人做的一个展示音乐现场的电影,大鹏看完后只用了三个字来形容这部电影“太酷了!”。于是他想把这种酷带给更多观众,让更多人看到。

在角色的选择上,为了突出“全龄追梦”这一主题,大鹏选择了男女老幼全都有的组合模式。在剧本还没有成行的时候,他就找了小希希参演。可以说,这个小姑娘是第一个参与到电影中的角色。从确认参演到拍摄,小希希从6岁长到了8岁,足足练了两年钢琴。而乔杉则是大鹏构思胡亮角色的时候就想到的,从《屌丝男士》到《煎饼侠》到《缝纫机乐队》乔杉可以说是大鹏的黄金搭档,而胡亮小胖子的形象又和乔杉不谋而合,所以大鹏当即决定就让他出演。

不过同样是从《屌丝男士》就开始伴随大鹏,柳岩这次却并没有担任女主角。这未免让许多人感到遗憾,毕竟上一部《煎饼侠》中,柳岩和大鹏的搭档表演实在太精彩了。

对于两人的“捆绑”,大鹏表示非常理解,因为这代表了有人愿意看到两个人在一起演戏。但作为导演,他太想给观众看到不一样的东西了。而且作为一个导演,他想的更多的是演员与角色合不合适。就像虽然很爱唱歌,但是这次并没有把自己安排成主唱的角色。大鹏说以后有机会还是想和柳岩合作,但最后,他还是补充了一下“这种捆绑不是永远的,因为它会变成我们两个彼此的负担。”

大鹏说自己现在还算不上是一个有吸引力的导演,所以只能用剧本去吸引演员,大鹏说“这个是双向选择”,演员得先和剧本投缘,之后还要再根据演员本身的特点再进行一轮加工。好剧本,好故事,这才是大鹏吸引来那么多明星加盟的两样法宝。

每部作品必有乔杉,这种长期合作在影视圈可以说是极其少数。大鹏说和乔杉合拍是因为两人对喜剧的理解是一致的。在表演过程中两人甚至不用过多言语,就可以打出一套漂亮的组合拳。

那么大鹏对于喜剧表演是怎么看的呢?他用了一句有点“狂”的话回复,“我也觉得我自己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觉得喜剧不难演,因为我天生是一个喜剧表演者。”喜剧表演在大鹏看来并没有比其他表演更难,对于国内外影视圈中盛传的“喜剧演员其实都很抑郁”这种说法他亦不屑一顾,“说喜剧难演的那他们也许不太懂得怎么去演喜剧。”

“而对于我自己来看其实喜剧没有比其他的演法更特别,因为喜剧里的人不是精神病是正常人。在一个喜剧里面旁观者的反应其实等同于观众的幽默感。观众坐在电影院里看到一个喜剧表演他觉得尴尬是为什么?是因为他认为我不需要做像电影里角色那样的反应……我觉得那些人他演不好喜剧或者他在这个阶段他还没有琢磨明白一些事情。”

在采访结束之前

要父母3万8出唱片被骗不怕捆绑柳岩他说自

,大鹏一再强调这部电影不是音乐电影而是一部喜剧。不那么完美的音乐人和天生的喜剧表演者,这也许就是大鹏对自己在这部作品中的定义吧。

《煎饼侠》当年的成功是否是偶然,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命运真的给了大鹏这个成名机会,现在的他也正在努力向观众证明自己的实力。大鹏对梦想的“野心”到底多大?让我们等着瞧吧。

相关Tags:

月经后期吃什么食物
芪斛楂颗粒的作用
十个月宝宝发烧39度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