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 车展 >> 正文

仲裁申请爆真相潍柴动力涉嫌操纵收购凯马B

2018-11-02 15:21:12

  仲裁申请爆真相潍柴动力涉嫌操纵收购凯马B

  进入潍柴动力(000338)股吧,查看潍柴动力(000338)股票行情

  一年前,上海全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全冠”)竞购凯马B股份时,潍柴动力(000338,股吧)()为幕后推手的猜测即甚嚣尘上,不过被潍柴动力坚决否认。最近,《第一财经》独家获得的资料显示,上海全冠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递交仲裁申请,暴露了潍柴动力的身影。

  对于潍柴动力而言,遭到的不仅仅是被暴露的尴尬以及恶意并购之嫌,甚至之前悄然进行,并为之付出极高溢价的并购是否修成正果亦陡添变数。

  一场难赢的竞拍局

  时间追溯至2009年5月15日。

  当日,香港联光所持有的华源系2.2亿债务(1.386亿从东方资产管理公司购得)的其中一个查封品:股(占总股本的7.24%)凯马B股票,在法院的推进下进行第三次拍卖,当时的凯马B第一大股东恒天集团与上海全冠展开了激烈交锋。在拍卖会现场之外,恒天集团董事长张杰多次致电香港联光的主要负责人,欲以1.65亿元的价格取得包含凯马B在内的华源系的整个债权。可惜张杰不知道,香港联光在那一刻已经无法做主。而且,拍卖会现场,无论恒天集团出价几何,它都已经站在了输面大的一边。

  最终,上述7.24%的凯马B股份拍出了2.47亿的价格,而恒天集团仅因100万元之差落败,痛失股份。

  原来,早在2009年3月13日,上海全冠即与香港联光签下了《债权转让协议》,香港联光以8000万元(未经评估)的价格将凯马B的处置收入转让给上海全冠。并且,在《债权转让协议》中第七条第三款有这样一个回流机制:处置收入在转让标的债权本金及利息总额2.2亿范围内属于上海全冠所有;超过部分作为上海全冠支付给香港联光的服务报酬。

  但在2009年5月15日拍卖当天,香港联光方面傻眼了。因为上海全冠竟然也出现在拍卖现场,并且成了叫价最凶的买家,并最终以2.47亿竞拍成功。

  香港联光很快发现,自己根本无法从上海全冠身上拿到超额收益,因为按照《民诉法》执行条例,拍卖超债务部分是要还给债务人华源的,并且因为一个查封品的拍卖价格远超债务,因此香港联光丧失了处理华源其他查封品的权利,这意味着它只能获得凯马B债权转让上海全冠的8000万,当初购买这一资产包的本金有5860万无法收回。

  2010年6月9日,香港联光法人代表潘夏峰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提到,作为一家国际资产处理公司,香港联光根本没有预料到,上海全冠全然不按规则出牌,已经购买到债权处置权之后仍然出现在拍卖现场,虚假哄抬价格。北京市律师协会委员王韵律师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谈到,在本案中潍柴动力的前台公司上海全冠参与竞买可以利用“回流机制”将拍卖款转手收回,这实际上意味着上海全冠事实上仅投入8000万元即购得凯马B股票,而出价2.46亿元的竞价者都没能购得股票,这一结果对于其他凯马B股票的竞买人来讲是有失公平的,其有违《拍卖法》将特定物品或者财产权利转让给最高应价者的规定,也有违《拍卖法》“遵循公开、公平、公正、诚实信用”的拍卖原则。

  当时,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恶意收购,恒天集团在上海全冠竞买成功后的短短12天时间内,分别从李天虹、北京华隆科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苏常柴A()等手中以合计3.629159亿元的高价突袭收购了凯马B12.23%的股份,持股比例升至29.3%。

  潍柴动力的伏笔

  上海全冠为何高溢价争夺凯马B股权,当时潍柴动力为真正幕后买家的说法甚嚣尘上,但是遭到了潍柴动力和上海全冠方面的极力否认。不过,真相总要浮出水面。

  据知情人士透露,早在凯马B股第三次司法拍卖之前,潍柴动力就曾通过北京安华理达律师事务所与香港联光私下联系。而负责与安华里达联系的,正是潍柴动力操办过吞并湘火炬案例的资本运作高手——伦学廷。

  此后,在2009年2月18日,潍柴动力与香港联光正式建立直接联系。2月24日及3月2日,就洽购凯马B的具体细节,香港联光负责凯马B的项目组分别与潍柴动力执行总裁徐新玉、伦学廷在广州RitzClton酒店和北京金融街(000402,股吧)一潮州酒家会面。

  3月3日,双方各自携带律师在北京新世纪(002280,股吧)酒店会面,就买售协议法律条文进行磋商。当日,香港联光项目组负责人与潍柴动力董事长谭旭光、徐新玉、伦学廷就该事项专程在北京西苑酒店再次会面商谈。

  3月11日,双方按之前约定的在北京安华理达律师事务所签署协议,但是当日仅香港联光方面在协议上签字,潍柴动力则将协议带走签署。当香港联光拿到协议的时候,协议上面的签约方,赫然由潍柴动力换为上海全冠。

  “我们当时就签约方更改一事提出异议,但是潍柴动力方面解释称,上海全冠为潍柴动力全资子公司,出于战略等方面的一些考虑,改为由上海全冠与香港联光签约,出于对潍柴动力多位重量级高管的信任,香港联光并未就这一问题做过多纠缠。”潘夏峰就这一问题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回忆。

  “前锋”全冠

  但令香港联光始料未及的是,上海全冠从股权关系上与潍柴动力并无关联。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全冠注册于2008年3月5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为自然人独资企业,法人代表袁黎平,经营范围为投资管理(除金融证券)、实业投资等,注册地址为上海市嘉定区娄塘镇小东街152号17幢113室。

  但上海全冠与潍柴动力的关系还是被揭露出来了。根据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2010】京裁字第0160号裁决书案情介绍第10页记载,申请人(上海全冠)的交易目的是获得凯马股份,申请人是潍柴动力为收购凯马股份需要而出面签约的前台公司。同时,山东浩信机械有限公司作为潍柴动力关联方(山东浩信正是潍柴动力的供应商之一)早前已参与凯马公司的另一次收购,而在本案中为上海全冠向北京二中院提供财产保全担保的正是山东浩信。

  《第一财经》另外掌握的香港联光潘夏峰与潍柴动力伦学廷的一段通话录音,亦显示上海全冠与潍柴动力的实质关系:上海全冠参与竞拍的2.47亿资金及《债权转让协议》中提及的8000万均为潍柴动力提供。伦学廷在质问潘夏峰的过程中,几次提到“潍柴的8000多万,放在法院,让法院去分,1.65亿本金,应该是我们潍柴的,这个你没有争议吧?我们要拿回来。”

  而在凯马B的股东中,除了上述在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裁定书中记载的上海全冠和山东浩信与潍柴动力关系密切之外,另外有几名股东也被中小投资者和行业分析师视为潍柴动力的一致行动人——山东莱动内燃机有限公司和寿光市资产经营公司,上述两家公司因为与潍柴动力的控股股东潍柴控股同有山东省国资委背景、同在2009年2月末到5月间跻身十大股东之列而被视为潍柴动力的同盟军。

  上海全冠、山东浩信、山东莱动内燃机有限公司和寿光资产经营公司,4家公司合计持股比例已达到21.29%。显然,如果当时恒天集团不果断出击,不惜在二级市场高价突袭收购凯马B12.23%的股份,使得股份飙升至29.3%的话,凯马B的实际控制人恐怕早已经易主。

  不过,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臧小丽律师对表示,山东莱动内燃机有限公司、寿光市资产经营公司,都具有山东省国资委的背景是事实。但不能仅仅因地方国资委背景这个原因就认定他们与潍柴动力具有关联关系。

  “全系列制造”雄心

  尽管上述四家公司与潍柴动力的真实关系仍有待进一步揭示。但是,潍柴动力竞购凯马B的强大动机,为诸多市场人士所认同。

  财讯机械制造业分析师张宇对分析指出,潍柴动力如能实现对凯马B的控股,意义重大。凯马B2009年在轻卡市场占有率约6.62%,中卡为4.57%,如果潍柴动力实现对其控股,可以复制在陕重汽的发动机、变速器、车桥、整车制造一整条完整产业链模式,实现较高毛利率。总之,控股凯马B将大大加快公司打造重型、中型、轻型全系列制造集团的进程。

  另一方面,凯马B是恒天集团载货汽车装备制造业务下属的核心企业。虽然恒天集团的核心业务板块为纺织装备制造,但从2009年以来其快速增持行为分析,其对凯马B的控股权是十分重视的。只有掌握了控股权,才可以进退自如。进则可以将优质资产装入上市公司,对资本市场加以更好的利用;退则可以待价而沽,获取较高收益。

  对于潍柴动力而言,如果恒天集团不愿放手,仅仅是参股的话,所得收益将十分有限,从资金利用角度讲是一种损失。双方如果说对凯马B控股权都志在必得,是可以理解的。如今,经过了一系列的收购和股权划转之后,双方持股凯马B的比例基本达到一种对峙局面。

  对于上述说法,潍柴动力方面却给予了否认。

  2009年5月30日,潍柴集团一位高管通过媒体回应:“虽然*ST凯马B在轻卡领域排名居前,但潍柴若想进入轻卡领域根本没有必要花费巨额代价收购它。因为在山东省汽车工业集团内部便有两家优秀的轻卡生产商——山东唐骏欧铃汽车和烟台汽车厂,这两家企业拥有全系列的卡车生产资质,其中唐骏汽车在2008年轻卡行业排名第九,产销量仅比*ST凯马B低1万辆,两者差距不大,我们不会舍近求远。”

  6月17日、18日,本报连续多次就上海全冠作为潍柴动力前台公司参与竞购凯马B股的真实性和原因致电潍柴动力证券事务部进行询问,该部门一位女士、一位男士均在谈到该问题时拒绝作答,并且挂断。

  法律瑕疵

  暂且不论潍柴动力与恒天集团争夺的最终结果,如今因为香港联光的反悔,操纵上海全冠进行并购事件的暴露,潍柴动力面临违规的质疑。

  王韵律师认为,香港联光是中银集团参股公司,转让的凯马B债权又为国有资产,应当依法对其进行评估再转让,否则就可能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此外,如果涉案债权不经评估即转让,双方签订的《债权转让合同》应属无效。

  臧小丽律师谈到,如果上海全冠确系潍柴动力为收购设立的前台公司,而其收购资金也是潍柴动力提供的话,依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对重大事项的要求,潍柴动力需要对上述事件依法披露,其至今没有进行信息披露是明显违规的。另外,根据《公司法》,收购香港联光拥有的凯马B7.24%股权及其他债权这一重大事宜,潍柴动力应当先行召开董事会,董事会通过然后再召开股东大会表决通过并公之于众。

  上海新望闻达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则认为,潍柴动力高管通过媒体表示公司不会舍近求远并购凯马B,但买售双方的证据又显示潍柴动力通过上海全冠竞购了凯马B,显然上述潍柴高管的表述存在明显误导,涉嫌虚假陈述。依照《证券法》、《公司法》和证监会的相关规定,监管层可以对其进行处罚。

  截至本报发稿前,本报再次致电潍柴动力证券事务部,询问其隐在幕后竞购凯马B是否有苦衷,其未就上述疑问给予答复。

河南液压缓冲器厂家
进口红酒批发
隐形防盗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